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郭煌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人民网评画---郭煌

2012-08-07 11:47:4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杨娴娉
A-A+

  黑格尔说:“在艺术里,感性的东西是经过心灵化了,而心灵的东西也借感性化显现出来。”画家郭煌的写意花卉,正是经过他心灵、情感浸染的具有强烈艺术生命力的美学意象,把观赏者引入充分想象的美的空间。在这里,无论是冷烟疏雨中的菊,还是和风淡荡中的藤萝,都不是自然界春光秋色的客观摄取,而是秘响旁通地让观者从画家的心声中,产生外观和内感水乳交融的艺术享受。
  郭煌是六零后优秀画家,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后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写意高研班,接受美院名师张立辰、邱振中等教授的传道和解惑,孜孜以求于中国画的写意精神。数年来,他坚持与古为徒,在中国写意花鸟的美学理念里运思挥毫。郭煌的艺术深度就是随着这些线式的履历循序拉长。
  与古为徒明画道
  “与古为徒“是中国画入门的必要途径,是认识中国化精神和把握造型手段的唯一法门。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立辰甚至用“吃好第一口奶”来启发中国画者一定要在中国画传统上下功夫。郭煌专攻中国画多年,深谙导师的不倦教诲,是关系着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责任。因而在这个多元化的社会、多元化的需求、多元化的审美趣味、必将产生多元化艺术的时代,郭煌坚持以古为师,把自己的艺术根植于传统。青藤的狂放、石涛的雄阔、八大的奇倔、吴昌硕的苍厚他都涉及并深入研究。他对吴昌硕草篆之法画藤、石鼓文之法圈梅的艺术启示力深深痴迷,他数载坚持临摹前人笔意,但向来不为古人的成法所拘,反而一日有一日境界,自得一番趣味。
  临摹是一门功夫,一个画家的成长过程离不开临摹,但临摹又往往被人误解是没什么创造性的被动涂鸦。但经过若干个青灯孤影的陪伴,亦步亦趋地走过苦涩的对临,渐进原作,迫近意临,使自己的临作和古人的原创形神重叠时,画家自己的审美趣味也被调动起来。此时画贴的神采、技巧都已全面把握,了然于胸、以心驭笔,连自己的一些理解也不由自主地融入进去,这个破茧化蝶的过程艰苦而漫长,但郭煌对自己钟爱的先辈们的作品,常年反复临摹,没有松懈,始终贯穿在整个学习过程中,在临摹中得到乐趣,增强了功力。
  在郭煌的工作室中不乏临摹吴昌硕、石涛等名家笔意的画作,可见他对师古和继承传统是情有独钟的。他在邱振中教授的启迪下,从临金文、汉隶、到二王及近代吴昌硕等大师的笔法笔意,领会中国画以书法线条为根性渊源的骨法用笔;作画上,在张立辰教授的授导下,从青藤白阳、石涛、八大、吴昌硕、任伯年等大师的作品入手,在日复一日的临摹中渗悟中国画传统审美的内在结构和笔墨情趣。他临摹石涛笔意创作的《蔷薇》,那种野趣况味深得石涛之风骨。在这幅画作中,郭煌不仅创意地用篆书笔法表现枝干的沉实,还用行草的笔法表现花、叶的灵动。把蔷薇的花、叶、茎等物象轮廓勾画的灵润鲜活,动静得体,即从自己的感觉来追随石涛的笔意,让观者的感觉始终徘徊在虽似、但又不似之间,画的笔意是石涛风骨,但已深深打上郭煌的烙印。中国画讲究气韵生动,具有“气韵美”。这其中的“气”是要靠艺术家自身的素养和学识来养的。元人陈绎曾说得妙:“养气之法,宜澄心静虑,以此景此事此人此物默存于胸中,使之物化,与吾心为一,则此气悄然而生”。郭煌置身于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养中蓄锐多年,陶冶情操,气质不断升华,得中国写意画之真气。故临作自有洗尽铅华、健朗浑朴、庄重典雅之大家风范。
  外师造化得心源
  郭煌的写意花卉作品,所表现出来的艺术效果都是很感性的、概括的、能够给观者唤起美感的画面。作为画家,郭煌对中国写意画的痴情,完全是发乎他自身对事物体察入微的本能。他把艺术之根扎于传统,又让它在生活这片肥沃的土壤里发芽壮大。他的创作状态,始终是以满怀生活的激情,通过对物象细微的体悟,以纯正的笔墨语言,看似漫不经意的挥写,却给画面营造出优美、清新的意境和生机盎然的情趣。《香林紫雪》、《三角梅》、《菊有黄华》等一系列作品,都是抓住自然景物因季节转换而出现的新的物象符号,透过自己的某种感情和愿望,以扣人心弦的画语,把人带入一种静谧淡逸的意境。
  中国写意画注重画家情感的抒发,不仅要求画家有较高的文化修养,还应具备对生活和大自然挚爱的天性,这样才能绘出人人心中所有、笔下所无的画面。郭煌师古人,更尊崇造化。他北上南下,读书写生,体悟生活,拜大自然为师,入乎其内,与烟雨、清风、花木交心畅意,从自然界丰富而又繁芜的长篇中,提取最能表达自己具体感受的一章。他尤其善于用文学家的视角在自然界这本大书中,扑捉各类角色之间在冲突、矛盾、最后趋向和谐的故事情节,感悟那种微妙的美感,然后把这种美移动到宣纸,让画面在宁静中散发出一种感人肺腑的冲击力。例如在郭煌的画作构图中有这样的意像:几株紫菊正开得兴致,忽然冷寒来了,夹杂着嘀嘀嗒嗒的雨点,打在花瓣上、叶上,这些菊,开始是不畏的,但经过迟疑、茫然的静观和思考,最终还是心甘情愿地弯下腰低下头,因为“岁岁重阳”是大自然的定律,任谁也不能更改——郭煌这幅题名《冷烟疏雨又重阳》的画作,可谓独具匠心,寓庄于谐,这不仅是画家告诫自己“艺术之路没有捷径可循,师古师造化就是定律”的座右铭,还给观者以“凡事都要遵循自然规律,逆天而行,终得不善”的启迪。
  在自然生活中写生,让郭煌感到莫大的享受。因物而兴感,因感而悟理,常常让自己陶醉在“恍然大悟”的喜悦中,因而他的每一幅作品也都长了画心和画魂。他在西双版纳写生的《又是一年春风绿》,生机和困倦交叠的美人蕉,经过四季的交替,新春初生的蕉叶蓬勃而出,无端地就会让人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中看到希望的曙光;另一幅《雨后娇艳露华浓》,也是以一种花语和画语凝合的张力刷新着观者的眼睛。总之,我们读郭煌的画,明显地感到他确实是当代中国写意画家中的高手,他创作的每一幅画面,大至一树紫藤,小至三两株炮仗花,都因自己的理想与感情同客观景物相统一而产生的意境,和化繁为简、露藏适宜的谋篇,让人游目驰骋。
  师己心以求宁静
  内美静中参。涉足中国写意画学习和研究多年,郭煌诚心师古人,师造化,耕耘不辍,作品日趋成熟,深得导师、业内行家和社会需求者的好评,可谓收获不小。这其中,最难能可贵的是,郭煌常常以“恳诚观我”之心,来反观内视,自我洞见,以求在画坛这个神圣的江湖保持一份静宁淡泊之心。
  在当下,文化价值在整个社会经济大变革的冲击下成了无处安放灵魂的客体,艺术市场的繁荣,也完全打破了画界的平静,很多画家也随波逐浪,凌驾于中国传统文化之上,制造一些艺术风格缺失的作品来媚俗,迎合市场,误导国人的审美。而郭煌的常常“观我”,就像是一面镜子,让他时时反思、事事反思,所以,他从来不为各种“时髦”所动,一心恪守着传统底线,洗净杂念,心无旁鹜,读古典诗韵,参书道画理,画中国写意,学古典诗词,用传统文化充实自己,提高自己以主观的意像打开情感心扉的能力和写意画风格。所以,郭煌的每一幅画作,无论内蕴的感情和表达的意象是如何丰富,都不沾染外在的虚浮,观賞者的心首先是被画面的“静”所牵制,先驱散你一身浮躁之气、两袖风尘,然后才使你享受斑斓多姿的诗情画意。
  潘天寿谈艺录中有“好的作品应比生活更美好”之说,郭煌的作品就已经超越了这样的境界。他的《紫气》、《红梅》、《三角梅》等一系列暖基调的画作,很干净的纸色背景,只是截取了招展花枝的局部,逸笔草草中荡漾三两处工致严谨的线条,巧妙的颜色搭配,浓淡适宜的着墨,一脉一萼不沾俗艳轻浮,清雅沉着间,这些花木的清寂意趣如暗香弥漫,让观者也静美若斯。如果不看画面,我们就会很亢奋地把这些表达意象和大红大紫的热烈联系起来。这是我们用平常人约定成俗的审美,判断生活中客观存在的景象,所以一般人的心灵,就很难达到虚寂平静的状态。而艺术是洗练和提升平常人心灵的,可以引导人做纯粹的人。郭煌的画作就是以这样的“静”美,让你修养人格,回归本真,淡定沉实。
  以心养静、以静养画是郭煌作画的信仰。一幅完美的写意画,应是诗、书、画同彩的。写意画的虚静之美,不是单纯体现在画面物、景的表达意象上,构成画面有机组成部分的题款及其书写也是关键。所幸郭煌脑子里诗词积累很多,随手拈来的题画诗,都诗境明丽,语言新巧,和画面相融相合。例如作品《香林紫雪》的题款:“霞衣缨络来何处,蕊珠初放啄楼曙,谁把长藤挂紫霄,系住春风莫教去”;作品《红梅》题:“兴来磨就三升墨,写得梅花倾刻开,骨格纵然清瘦甚,品高终不染尘埃“。这些诗句,不仅记录和表述了他在创作中的艺术观念、创作场景,同时也是他思想感情的延伸和升华,像静美之花散发着幽香。郭煌执写的题画诗多为行书,用小字轻松写出来,自然含蓄,沉静优雅,有晋人风采,展示了郭煌对王羲之书法的心领神会。他用笔及其熟练,使转圆润流畅,线条流动准确到位,墨色和美浑穆,清润丰腴,加之寓动于静,静中生动的气韵美,深含富而不露的贵气、虚壹而静的仙气。
  总之,郭煌是一个优秀的本色画家,才智和天分俱佳,其个性化写意语境的形成,得益于他长期坚持中国画写意精神的不懈追求。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书画的研究、以及外师造化的修炼,其艺术气质充满着健康、平和、包容和开放的时代气息。眼下,画家正值盛年,精力充沛,相信在未来的艺术道路上,郭煌会在本色的追求中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为受众创作出更加出色的中国写意画。(杨娴娉)
  黑格尔说:“在艺术里,感性的东西是经过心灵化了,而心灵的东西也借感性化显现出来。”画家郭煌的写意花卉,正是经过他心灵、情感浸染的具有强烈艺术生命力的美学意象,把观赏者引入充分想象的美的空间。在这里,无论是冷烟疏雨中的菊,还是和风淡荡中的藤萝,都不是自然界春光秋色的客观摄取,而是秘响旁通地让观者从画家的心声中,产生外观和内感水乳交融的艺术享受。
  郭煌是六零后优秀画家,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后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写意高研班,接受美院名师张立辰、邱振中等教授的传道和解惑,孜孜以求于中国画的写意精神。数年来,他坚持与古为徒,在中国写意花鸟的美学理念里运思挥毫。郭煌的艺术深度就是随着这些线式的履历循序拉长。
  与古为徒明画道
  “与古为徒“是中国画入门的必要途径,是认识中国化精神和把握造型手段的唯一法门。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立辰甚至用“吃好第一口奶”来启发中国画者一定要在中国画传统上下功夫。郭煌专攻中国画多年,深谙导师的不倦教诲,是关系着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责任。因而在这个多元化的社会、多元化的需求、多元化的审美趣味、必将产生多元化艺术的时代,郭煌坚持以古为师,把自己的艺术根植于传统。青藤的狂放、石涛的雄阔、八大的奇倔、吴昌硕的苍厚他都涉及并深入研究。他对吴昌硕草篆之法画藤、石鼓文之法圈梅的艺术启示力深深痴迷,他数载坚持临摹前人笔意,但向来不为古人的成法所拘,反而一日有一日境界,自得一番趣味。
  临摹是一门功夫,一个画家的成长过程离不开临摹,但临摹又往往被人误解是没什么创造性的被动涂鸦。但经过若干个青灯孤影的陪伴,亦步亦趋地走过苦涩的对临,渐进原作,迫近意临,使自己的临作和古人的原创形神重叠时,画家自己的审美趣味也被调动起来。此时画贴的神采、技巧都已全面把握,了然于胸、以心驭笔,连自己的一些理解也不由自主地融入进去,这个破茧化蝶的过程艰苦而漫长,但郭煌对自己钟爱的先辈们的作品,常年反复临摹,没有松懈,始终贯穿在整个学习过程中,在临摹中得到乐趣,增强了功力。
  在郭煌的工作室中不乏临摹吴昌硕、石涛等名家笔意的画作,可见他对师古和继承传统是情有独钟的。他在邱振中教授的启迪下,从临金文、汉隶、到二王及近代吴昌硕等大师的笔法笔意,领会中国画以书法线条为根性渊源的骨法用笔;作画上,在张立辰教授的授导下,从青藤白阳、石涛、八大、吴昌硕、任伯年等大师的作品入手,在日复一日的临摹中渗悟中国画传统审美的内在结构和笔墨情趣。他临摹石涛笔意创作的《蔷薇》,那种野趣况味深得石涛之风骨。在这幅画作中,郭煌不仅创意地用篆书笔法表现枝干的沉实,还用行草的笔法表现花、叶的灵动。把蔷薇的花、叶、茎等物象轮廓勾画的灵润鲜活,动静得体,即从自己的感觉来追随石涛的笔意,让观者的感觉始终徘徊在虽似、但又不似之间,画的笔意是石涛风骨,但已深深打上郭煌的烙印。中国画讲究气韵生动,具有“气韵美”。这其中的“气”是要靠艺术家自身的素养和学识来养的。元人陈绎曾说得妙:“养气之法,宜澄心静虑,以此景此事此人此物默存于胸中,使之物化,与吾心为一,则此气悄然而生”。郭煌置身于中国画的写意精神,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养中蓄锐多年,陶冶情操,气质不断升华,得中国写意画之真气。故临作自有洗尽铅华、健朗浑朴、庄重典雅之大家风范。
  外师造化得心源
  郭煌的写意花卉作品,所表现出来的艺术效果都是很感性的、概括的、能够给观者唤起美感的画面。作为画家,郭煌对中国写意画的痴情,完全是发乎他自身对事物体察入微的本能。他把艺术之根扎于传统,又让它在生活这片肥沃的土壤里发芽壮大。他的创作状态,始终是以满怀生活的激情,通过对物象细微的体悟,以纯正的笔墨语言,看似漫不经意的挥写,却给画面营造出优美、清新的意境和生机盎然的情趣。《香林紫雪》、《三角梅》、《菊有黄华》等一系列作品,都是抓住自然景物因季节转换而出现的新的物象符号,透过自己的某种感情和愿望,以扣人心弦的画语,把人带入一种静谧淡逸的意境。
  中国写意画注重画家情感的抒发,不仅要求画家有较高的文化修养,还应具备对生活和大自然挚爱的天性,这样才能绘出人人心中所有、笔下所无的画面。郭煌师古人,更尊崇造化。他北上南下,读书写生,体悟生活,拜大自然为师,入乎其内,与烟雨、清风、花木交心畅意,从自然界丰富而又繁芜的长篇中,提取最能表达自己具体感受的一章。他尤其善于用文学家的视角在自然界这本大书中,扑捉各类角色之间在冲突、矛盾、最后趋向和谐的故事情节,感悟那种微妙的美感,然后把这种美移动到宣纸,让画面在宁静中散发出一种感人肺腑的冲击力。例如在郭煌的画作构图中有这样的意像:几株紫菊正开得兴致,忽然冷寒来了,夹杂着嘀嘀嗒嗒的雨点,打在花瓣上、叶上,这些菊,开始是不畏的,但经过迟疑、茫然的静观和思考,最终还是心甘情愿地弯下腰低下头,因为“岁岁重阳”是大自然的定律,任谁也不能更改——郭煌这幅题名《冷烟疏雨又重阳》的画作,可谓独具匠心,寓庄于谐,这不仅是画家告诫自己“艺术之路没有捷径可循,师古师造化就是定律”的座右铭,还给观者以“凡事都要遵循自然规律,逆天而行,终得不善”的启迪。
  在自然生活中写生,让郭煌感到莫大的享受。因物而兴感,因感而悟理,常常让自己陶醉在“恍然大悟”的喜悦中,因而他的每一幅作品也都长了画心和画魂。他在西双版纳写生的《又是一年春风绿》,生机和困倦交叠的美人蕉,经过四季的交替,新春初生的蕉叶蓬勃而出,无端地就会让人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中看到希望的曙光;另一幅《雨后娇艳露华浓》,也是以一种花语和画语凝合的张力刷新着观者的眼睛。总之,我们读郭煌的画,明显地感到他确实是当代中国写意画家中的高手,他创作的每一幅画面,大至一树紫藤,小至三两株炮仗花,都因自己的理想与感情同客观景物相统一而产生的意境,和化繁为简、露藏适宜的谋篇,让人游目驰骋。
  师己心以求宁静
  内美静中参。涉足中国写意画学习和研究多年,郭煌诚心师古人,师造化,耕耘不辍,作品日趋成熟,深得导师、业内行家和社会需求者的好评,可谓收获不小。这其中,最难能可贵的是,郭煌常常以“恳诚观我”之心,来反观内视,自我洞见,以求在画坛这个神圣的江湖保持一份静宁淡泊之心。
  在当下,文化价值在整个社会经济大变革的冲击下成了无处安放灵魂的客体,艺术市场的繁荣,也完全打破了画界的平静,很多画家也随波逐浪,凌驾于中国传统文化之上,制造一些艺术风格缺失的作品来媚俗,迎合市场,误导国人的审美。而郭煌的常常“观我”,就像是一面镜子,让他时时反思、事事反思,所以,他从来不为各种“时髦”所动,一心恪守着传统底线,洗净杂念,心无旁鹜,读古典诗韵,参书道画理,画中国写意,学古典诗词,用传统文化充实自己,提高自己以主观的意像打开情感心扉的能力和写意画风格。所以,郭煌的每一幅画作,无论内蕴的感情和表达的意象是如何丰富,都不沾染外在的虚浮,观賞者的心首先是被画面的“静”所牵制,先驱散你一身浮躁之气、两袖风尘,然后才使你享受斑斓多姿的诗情画意。
  潘天寿谈艺录中有“好的作品应比生活更美好”之说,郭煌的作品就已经超越了这样的境界。他的《紫气》、《红梅》、《三角梅》等一系列暖基调的画作,很干净的纸色背景,只是截取了招展花枝的局部,逸笔草草中荡漾三两处工致严谨的线条,巧妙的颜色搭配,浓淡适宜的着墨,一脉一萼不沾俗艳轻浮,清雅沉着间,这些花木的清寂意趣如暗香弥漫,让观者也静美若斯。如果不看画面,我们就会很亢奋地把这些表达意象和大红大紫的热烈联系起来。这是我们用平常人约定成俗的审美,判断生活中客观存在的景象,所以一般人的心灵,就很难达到虚寂平静的状态。而艺术是洗练和提升平常人心灵的,可以引导人做纯粹的人。郭煌的画作就是以这样的“静”美,让你修养人格,回归本真,淡定沉实。
  以心养静、以静养画是郭煌作画的信仰。一幅完美的写意画,应是诗、书、画同彩的。写意画的虚静之美,不是单纯体现在画面物、景的表达意象上,构成画面有机组成部分的题款及其书写也是关键。所幸郭煌脑子里诗词积累很多,随手拈来的题画诗,都诗境明丽,语言新巧,和画面相融相合。例如作品《香林紫雪》的题款:“霞衣缨络来何处,蕊珠初放啄楼曙,谁把长藤挂紫霄,系住春风莫教去”;作品《红梅》题:“兴来磨就三升墨,写得梅花倾刻开,骨格纵然清瘦甚,品高终不染尘埃“。这些诗句,不仅记录和表述了他在创作中的艺术观念、创作场景,同时也是他思想感情的延伸和升华,像静美之花散发着幽香。郭煌执写的题画诗多为行书,用小字轻松写出来,自然含蓄,沉静优雅,有晋人风采,展示了郭煌对王羲之书法的心领神会。他用笔及其熟练,使转圆润流畅,线条流动准确到位,墨色和美浑穆,清润丰腴,加之寓动于静,静中生动的气韵美,深含富而不露的贵气、虚壹而静的仙气。
  总之,郭煌是一个优秀的本色画家,才智和天分俱佳,其个性化写意语境的形成,得益于他长期坚持中国画写意精神的不懈追求。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书画的研究、以及外师造化的修炼,其艺术气质充满着健康、平和、包容和开放的时代气息。眼下,画家正值盛年,精力充沛,相信在未来的艺术道路上,郭煌会在本色的追求中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为受众创作出更加出色的中国写意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郭煌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